回頭看了一下,才發現上次寫文章居然是一年多前的事情!

去年(2014/2015)的我大概過得太愜意,愜意到懶得寫文章了。

今年(2015/2016)的我肯定就是太過忙碌,忙碌到沒時間寫文章。


去年秋天到了一間雙語學校工作,教5-6歲孩子。我有一位助理老師,和我們搭配的是另外兩個英文老師。

我們四個人分享兩個班級的學生。A班學生上中文的時候,B班學生上英文; B班學生上中文的時候,A班學生上英文。

我等於是兩個班級的導師,只是我一天教一個班級,用中文上語文,數學,社會課。孩子們另外有老師上音樂課美術課自然課體育課和圖書館課。


整個秋天我都在適應這種新的教學時間表,因為相當複雜,我想也不必多贅述。學習新的課程綱要,教學方針。

在種種忙碌的適應期之上,我遇到的是兩個非常難帶的班級(除了學習上的能力問題外,行為問題和發展問題似乎都在一起大爆發)。

難帶的程度是所有藝能科老師都共同體會,他們每次課後都會反應和抱怨,甚至連高大的體育老師們,也對他們頭痛不已。

然而藝能科老師們與他們相處的時間一週只有半小時到四小時不等,我們卻是與他們朝夕相處。


感覺上帝給了我很艱難的任務,好強的我遇到了非常大的挑戰。

花了好長的時間,我才學會看淡。工作上不時地提醒自己要深呼吸別生氣,不然孩子感應到你的煩躁,更加不乖。

我勉勉強強和他們磨合(中間還要適應學校龐大複雜的行政教學業務,還有人事間的互動),真的是每天都要爆炸。

到十一月的時候,我學會看得比較開,學會把標準降得很低,學會回到家就不要想學校的事情。

一下子學到了很多以前不會也不需要認真去想的問題(以前真的太幸運了,有那種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的感覺XD)


秋天第一次語文表演(小型的幼兒園校內表演),我們有點被過多的雜事淹沒,

表演時哩哩拉拉的慘況與隔壁兩個績優班相比真是相形見絀。

我很快又被接踵而來的孩子狀況淹沒而忘卻了表演時的難堪,但是我們的音樂老師(也是我的好朋友)非常擔心接下來我們每一次的表演。

音樂老師教所有幼兒園的孩子,每次表演他要幫他們練習,也要幫孩子伴奏,他大概很怕四個班級差別太大。

12月成果發表會,因為只有我們兩個班自己對著我們的家長表演,

他們唱得算是不錯,我們家長也比較放鬆,所以他們已經很滿意了。


上個星期的第二次語文表演,音樂老師在學期末就叮嚀我開始幫孩子練習,因為這次又是校內演出,四個班必須一起,假如我的兩個班又太差,實在太難看。

我們替孩子們選了比較平靜的歌曲(因為我的小孩太容易瘋狂躁動),音樂老師一週兩次音樂課陪他們練習,我其他的時間在班上唱。

音樂老師還幫忙我伴奏讓我錄製了自唱的歌曲,時不時播放給孩子聽。

早也練,晚也練,練到我自己連睡覺時洗澡時腦子裡都是「小雪花」的歌曲。


表演當天還要祭出胖胖球(pom-poms)獎勵,唱得好孩子可以得到大的胖胖球(我們的全班獎勵制度)。

中文理解度不足的孩子,我還得事先用英文講一下,要他們表演的時候看著我跳,大聲的努力唱。

(他們有些人因為天天聽,多少也能哼上兩句,只是他們可能不知道我們要去幹嘛。)

多少也受到音樂老師影響,加上好強的自己又跳出來。

好像孩子就代表了我,即使我知道,孩子資質不夠,很多時候是老師沒辦法改變的。但是還是會把孩子的成敗放在自己身上。


孩子表現得與我期望得差不多(跟另外兩個績優班相比我們還是差了點),但是以我們的水準,算是很好了。

一群在上課時會瘋狂聊天,一個孩子會時不時精力旺盛衝來衝去,有三四個流氓型經常頂撞老師們的孩子,

他們兩個瘋狂班可以乖乖站著,整整齊齊把一首歌唱兩次,認真的做(十分簡單)的動作,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

班上最最躁動的那個孩子(中文能力屬於下層,因為新來的,也沒有背景),也能站得直挺挺地把歌唱完。

我看了英文助理幫我們錄的影片,簡直要哭了。整個表演結束,音樂老師特地來跟我說,真是表演得太好了,他都要飆淚了。

英文老師也說,他在那瞬間想說這些孩子是哪來的?是他的孩子嗎?


我為了孩子達到自己得極限感到驕傲,回家反反覆覆看著那一分鐘的短片,每次都沈浸在很欣喜很感動的狀態。

可能是因為拖著一群類似放牛班的孩子,看著他們一次又一次,從一句都不會唱,到完整把歌曲唱了兩次,

那種喜悅遠遠超過很多以前帶著乖乖班表演順利的喜悅。

我想很多父母看著孩子表演,也有同樣的感覺。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

我知道我的孩子立足點就是比別人低,我願意花時間想辦法陪他們練習。

練習的時候我雖然會著急會煩悶,會要他們認真唱,會要他們大聲一點,

卻從來沒跟他們說「隔壁班已經要遠遠超過我們了,你們還不加油!」或者是「你們已經比別人差了,還不多花點時間努力練習。」


但是假如我今天是家長,不管孩子是要表演要考試,

我能夠這麼有智慧的把一切焦躁情緒留給自己,給孩子最貼心的鼓勵,給孩子最溫暖的陪伴嗎?

我能夠理解孩子先天上資質上與同儕的不同,而真心只要求他們盡力就好嗎?


今年教書常常回家都有累翻了不想教書的感覺,覺得日子真的苦不堪言。

但是仔細一想,每年的我好像都有新的學習課題。

今年學會了看淡,學會了看開,學會了不爭強好勝,學會站在孩子的高度,耐心的陪著他們成長。

更進而反思一些當老師和當家長的不同心境(雖然這樣的工作讓我沒有期待變成家長,哈哈)。

似乎有更多正面的力量,鼓勵自己繼續走下去嘍(不過還是十分焦急地在行事曆上面數算放假的日子,噗疵)。


創作者介紹

Elaine@ New York

EiLing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