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快,一年就這樣過去了。

上個星期四送走了我在這間學校教的第二年孩子,在趕著寫成績單,忙著打包收拾中,匆匆為這個學年寫下了句點。

又是一個充滿挑戰的一年,在辛苦的日子裡完成了許多事:

1) 跟一半新一半舊的老師們搭配帶兩個班,跟英文班的合作比以前緊密,但是自己的教室裡面的教師合作還有進步的空間。希望明年能有新氣象能有新轉變。

2) 第二年在這種當兩班導師的ABAB高壓時間表生活,已經習慣許多。

3) 因為習慣了學校的流程和大致的課程,稍有餘裕可以騰出時間跟精神,教孩子唱一些歌,繼續進行我的歌曲翻譯事業,另外也準備更多有趣的活動讓他們玩。自由活動的時間也安排了各種各樣的活動讓他們有獨立創作玩樂的時間和空間。

4) 去年暑假研習學到的一些教育方法,在今年的教室裡嘗試使用。

5) 和另外一班的中文導師有個密切的合作,我們在換部門的過程裡培養出同甘共苦的情感。

6) 有機會多次參與學校招生說明會,協助解答一些家長對於中文沉浸式教學的問題。

7) 在教師研習時間,帶了一個開放性藝術活動的研習,另外又跟幾個同事一起分享我們在全美幼兒園研討會學習到的新知。

8) 很幸運的上下學期各帶了一個哥大的實習老師,與其說是帶領他們,倒不如說是他們來幫忙減輕一點我們教學的重擔,也給予我機會反思自己的教育理念。

 

雖然學期尾聲的時候感覺很苦,每次和幼兒園的老師們碰面大家都是一樣唉聲嘆氣,

學期真的結束以後,我仔細的比較,發現今年即使辛苦(教室裡在我不在時候的雞飛狗跳程度遠遠高於上個學年),還是比去年稍稍好一點了。

比上個學年早一點點下班(雖然永遠都是超過表定下班時間),下班之後有比較多的私人時間。

今年我們併入另一個部門,明年我們部門要搬到新校區,

一切都繼續朝向更新更好更人性的方向邁進。

 

今年很多老師有喜事,但是學校裡也有不少的遺憾。

部門裡一個癌症多年的老師走了,小學部一個家長自殺,一個曾是運動選手的家長在長週末做彈簧床運動摔下來重傷一個禮拜後走了。

學期的最後一個星期,幼兒園一個爸爸送完孩子上學,騎腳踏車發生意外當天就走了。

好幾個晚上收到學校校長主任的來信,提前告訴我們第二天應變的方式。

難過感受最真切是幼兒園的爸爸那個意外隔天孩子們來上課前,校長和心理師召集所有幼兒園老師開了一個緊急會議,

告訴我們他們傳達給家長的訊息以及各班孩子可能會出現的狀況。

也提醒我們,雖然我們是大人,面對這些衝擊,需要理清情緒的時候,可以離開教室喘口氣。

十分鐘的會議結束,我們幾個老師上樓接孩子,一樣的問候,一樣的笑容,

盡可能用最正常的方式掩蓋住連我們自己都無法消化的震驚和難過。

 

老師們課間討論起這些事,繼難過又沈重。

對於這些意外,沒有人能夠解釋為什麼。

真真切切的會理解人們說的「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個先到」不是沒有道理。

這時候,吵鬧的孩子,教不完的課程,做不完的語言測試,應付不完的煩人家長,

和這些失去生命的事件相比,竟然是那麼微不足道。

我們互相提醒,要更珍惜當下,要更實際的表達愛,要更努力更快樂的過日子。

 

雖然是個還不錯的一年,卻用這樣的文章結尾似乎有點沈重。

但是實在不希望自己在忙碌擾嚷中就忘了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

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用力生活,努力傳播歡樂和愛,不鑽牛角尖,不為了小事而賭氣,

認真用力地過每分每秒:)

 

與各位共勉!

 

 

 

創作者介紹

Elaine@ New York

EiLing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